老刘说事
您现在的位置: 奇哥月子护理 >> 老刘说事 >> 正文

老刘说事

 美国生子现状(转载)

生个孩子到美国
1868年,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通过,修正案第一款即规定:“凡在美国出生或归化美国的人,均为合众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
140余年后,因为这条修正案的鼓励,一些年轻夫妇从中国内地出发,选择把腹中的生命诞在地球彼端的土地上。
他们希望用人力改变“天意”,让这个拥有美国护照的孩子,从来到世间那一刻起,便有机会享有美国的优质教育丶福利与居住环境;与此同时,一个为之服务的赴美生子产业链也逐渐发展起来。在不乏“灰色”与投机的色彩下,中国父母和商家们各自追寻着自己的梦想。
但让人深思的是,在移民热的背景下,“赴美生子”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一国公民对其所属国家公共服务与社会环境的评价,当现实让他们无可奈何时,他们选择了“用脚投票”。

制造“美国人”
在一些赴美生子的家庭眼中,这是一项“回报率比抢银行还高”的投资行动。他们希望尽自己所能来改变孩子的命运,让他们的孩子在出生时便站在最优的“起跑线”上。
“我是济南人,也是美国人”,两岁半的嘟嘟已经学会了这样介绍自己。嘟嘟的母亲冯倩曾是一位妇产科医生,2007年末利用一张商务签证去了美国。这项耗时三个月丶花费近20万的“投资”,回报给她的是一个拥有美国护照的儿子。
“当然,对于济南人和美国人究竟有什么不一样,聪聪还不知道。”冯倩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由赴美生子服务商们归纳的:成为美国人,能享受180多个邦交国入境免签证丶享受美国13年义务教育丶进入美国大学学费节省上百万人民币丶享有各项社会福利措施丶住低价高品质的老人公寓,甚至在其他国家政局动荡时,即使航空封锁亦享有优先搭机离开的权利。总之,“投资回报率简直比抢银行还高”。
1868年生效的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规定,任何在美国出生的婴儿,不论其父母的种族以及是否拥有合法身份,都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受此“落地公民权”吸引,据美国最大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披露,近几年,每年有万名大陆和台湾妈妈持旅行或商务签证赴美,在洛杉矶丶旧金山等地的月子中心生下她们的美国孩子,婴儿满月后再带回国内抚养,完成她们的“生产之旅”。

条条理由选美国
“咔嚓”一声,2B铅笔的笔芯断了,可答题卡还没有涂满;作文在写最后一段,可是题目总是想修改,手忙脚乱中,教室铃声骤然响起——这是时常惊醒上海姑娘婷婷的噩梦,那是高考的“苦难岁月”长久留下的“遗产”。如今已经30岁的李琳在上海一家外资企业做财务工作,尽管已经离开校园多年,却仍然摆脱不掉那些阴影:“我被国内的教育制度折腾得死去活来了。”
三个星期前,她不经意间看到报纸上有到美国生子的信息,立刻决定要成为一名实践者。她详细列好了自己的计划:为不让公司知道,她准备以别的理由获得公司开具的在职证明,以申请签证;怀孕后,再托医院关系向公司获取了三个月的病假许可,前往美国生产。
当然,这其中的可变因素仍然很多。 她担心家里的活动资金可能不够,“中介说的两万美金应该不够,得再存几个月钱准备三万美金才行”;她只去过新加坡丶韩国等亚洲国家,担心签证被拒;她还在苦苦寻觅性价比较高的月子中心,“毕竟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生孩子”。
不过,这些困难在“以留学生身份就读国内高校丶以美国人身份进入美国知名大学”的诱惑下,似乎不值一提,“想到孩子可别走咱的老路,能让他轻松一点是一点,我就觉得这折腾值。”
一切为了“孩子”,尤其是,当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将会成为家里老二的时候。
同样住在上海的冯女士本来从未想过“一胎制”有什么不妥。她受着“计划生育”的教育长大:小学课本上就讲,我国地大物博,人均资源占有量却总是世界倒数;春节晚会,她也会看着“超生游击队”发笑。然而,当她知道第二个孩子已经孕育时,事情却不一样了。“如果没有一胎制的政策,我会希望有两个孩子,我很期盼两个孩子在家打闹嬉戏,长大后也能有个相互扶持。”她说。
冯女士试想过很多可能性。怀孕时得避开居委会的耳目,是担惊受怕地在家待产,还是躲回乡下老家去?生了之后要罚款,根据《上海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若干规定》,将按夫妻双方实际年可支配收入的三倍征收。“反正要罚款,不如拿了这笔钱去国外生”,有海外留学背景的老公很快做了决定,“既然国内不能要这个小孩,

[1] [2] [3] [4] [5] 下一页

奇哥官方声明:除本网站刊登的电话号码及联系方式外,其他任何电话及联系方式均与本中心无关,敬请注意!
奇哥产后护理中心注册税号:*********号 加州营业执照号:*********号 版权所有: 奇哥月子护理中心